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布·巴卡尔-约翰内斯堡 几个月前,埃及和埃塞俄比亚曾指望美国解决复兴大坝危机,但危机可能还需要非洲大陆的调解人来解决。 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同意了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的请求,帮助解决埃塞俄比亚与埃及关于复兴大坝的冲突。 拉马福萨表示,南非政府愿意进行调解,试图解决这一冲突或非洲的任何冲突。 埃及认为,该水坝对其生存构成威胁,但埃塞俄比亚认为,该项目对其增长和发展必不可少,因此,无论其影响如何,埃方将继续进行该项目。 按照政治分析家埃马德·哈布的说法,两国是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因此,两国持续对抗可能威胁到该地区的和平。 哈布解释说,埃及指责埃塞俄比亚拒绝理解埃及对水安全的担忧,而埃塞俄比亚坚持,在大坝建成之前解问题。 非洲中东研究中心主任纳伊姆·吉纳指出,拉马福萨正在按照“协商一致”的方式工作,在领导非盟期间,他不会提出“自己的议程”,除非获得大多数其他国家的广泛认可。 重大问题 在接受半岛网记者采访时,吉纳强调,“埃塞俄比亚大坝”问题将是南非议程上的第一要务。 他解释说,因为这是一个大问题,如果不解决,该问题的影响将威胁到非洲,因为冲突各方是非盟有影响力、重要的大国。 吉纳指出,南非民众认为,埃塞俄比亚在复兴大坝问题上是正确的。他表示,英国殖民时期授予埃及人在尼罗河的特权不合理。 但是,拉马福萨希望,作为领导人,他应在国家间就此问题发挥调解作用。 尼罗河是至少10个非洲国家最重要的自然资源,但目前的冲突仅牵扯到埃及、埃塞俄比亚和苏丹。 埃及认为,由于水流量低,复兴大坝将对尼罗河三角洲的土壤盐度造成负面影响,但按照水资源与灌溉部发言人穆罕默德·萨拜伊的说法,此次危机的解决需要找到符合三国利益的公正解决办法。 埃及的权利 1929年,英国与埃及签署条约。根据该条约签署的最新协议,埃及有权获得555亿立方米的尼罗河水,苏丹有权获得185亿立方米的河水。 尼罗河的年水量估计为840亿立方米。 该条约证实,埃及有权反对可能“阻碍水流向尼罗河”的建设项目。 2019年11月,埃塞俄比亚、埃及和苏丹曾试图让美国政府调解,进行谈判。 三国外长在华盛顿同意,召开有关大坝的技术会议,但是会谈失败。 非洲事务研究员莫里斯·基罗加解释说,特朗普总统对大坝问题的迟疑无疑将使埃及成为主要受害者。  基罗加指出,按照美国外交的理念,埃塞俄比亚可能进一步受到俄罗斯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