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中文网)日前刚被世卫组织命名为COVID-19的新型冠状病毒从最初现身武汉之后迅速传播,已经感染了数万人,夺去了一千多人的生命。然而关注一下从疫情爆发至今的社交媒体舆论生态就会发现,各种谣言、传闻乃至"阴谋论"传播的速度完全不亚于病毒。

其中在中国网民中间流传的耸人听闻的传言包括,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并非来自蝙蝠或者任何一种野生动物,而是在实验室里人为干预制造的,而新冠病毒的感染者、死亡者以华人为主,似乎更加"佐证"了该病毒是为中国人"量身定做"的假说。

病毒学家克库勒教授

阴谋论有没有科学依据?

德国哈勒大学医学院病毒医学研究所所长克库勒教授(Prof. Alexander S. Kekulé)认为,这些阴谋论是十分荒谬的,因为只要知道冠状病毒的致病原理就可以轻松驳斥"精准攻击华人"这种假说。"病毒需要和一个特定的受体结合才能入侵肺部,就像一把钥匙开一把锁一样,它必须完全吻合。而新型冠状病毒的受体和SARS病毒的受体是一样的,而这个受体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分人种。"换句话说,冠状病毒没有"种族歧视"。

既然新冠病毒不可能是为中国人"量身定做"的,但是否有可能是实验室里人为干预制造的,或者是因为医学研究者疏忽导致病毒泄漏呢?2015年,生物科学专业杂志《科学家》(The Scientist)报道了美国实验室将一种源自中国的蝙蝠冠状病毒,重组制造出一种新的冠状病毒,从而引起学术界争议的消息。

克库勒教授指出,医学界的确存在人工编写病毒基因,从而测试其潜在致病性的科研方式。"但是我们会发现,有些冠状病毒,可能基因序列非常相似,但是致病性却天差地别。更何况2015年美国实验室制造的这种病毒和如今的新冠病毒存在差异,所以在武汉造成疫情的病毒不可能是它。"至于"实验室外泄"的假设,这位病毒学家表示:"虽然说理论上讲不能完全排除病毒泄漏的可能性,但是这次的新冠病毒所表现出来的特性,很像是刚刚从某种动物传染到人身上的病毒,它所导致的病症也十分具有典型性,和当年的SARS非典肺炎是大致相似的。"

延伸阅读:病毒如何从动物传染给人类?

武汉医学工作者在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测试

滋生阴谋论的温床

既然这些阴谋论都缺乏事实和科学依据,那它们是如何产生的,又为什么会有人相信并且在社交媒体上主动转发呢?政治学者吴强分析认为,种种阴谋论的传播在中国就从来没有停止过,这与过去八年以来民族主义情绪的逐渐高涨和宣传部门有意制造的反美主义运动不无关系。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一方面是公民社会、自由媒体和知识分子的声音被压制,中国的舆论生态被民族主义情绪强烈主导,当然另一方面也和中国社交媒体在过去十年的迅速发展有密切关系。"

最早发出“非典肺炎疫情”警告却被当局训诫的李文亮医生

吴强还认为,从中国官方的内部决策、智库的内部讨论中看,北京始终把美国当作假想敌。这种思路在过去30年里没有发生过根本的改变。随着习近平上台之后,中国民族主义兴起,在外交部发言人例行答记者问的表态中能找到明显的反美言论,官方媒体也充斥反美情绪。所以此类反美指向的阴谋论为什么可以在社交媒体"畅行无阻",也是因为它一直被当局所"豢养"或者是"纵容"。"种种阴谋论嵌套在一起,是一个系统性制造过程,先被有系统地散播,然后才引起老百姓自觉或不自觉的转发,而这也是由于部分民众缺乏辨别力。"

此类阴谋论最常用的一句口号就是"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而这次的肺炎疫情大量中国人被感染患病,经济生活更是受到严重影响,似乎更加助长了"美国企图利用疫情打击中国"的设定。而经济学家对此有不同的看法。德国经济研究所(DIW)所长弗拉彻尔(Marcel Fratzscher)表示,从"阴谋论"这个名称本身就能看出它的荒谬之处。他对德国之声记者表示:"尝试把一个问题的责任政治化,去分裂阵营,去制造冲突,这样的做法是没有任何建设性的。……我认为大家应该坦诚开放地讨论这个问题,不要去关注这类阴谋论,而是专注于解决真正的问题。"

这位经济学者强调,不管是贸易冲突,还是像这次的肺炎疫情危机下,并没有谁是赢家,大家都有损失。"如果中国陷入困境,那么美国也会面临问题,比如无法向中国出售大量产品,苹果手机就是典型案例。……我想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所有人都在同一条船上。新冠病毒也使得美国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并没有获得什么好处。"

2019年,联邦德国总理默克尔还访问过德国汽车配件供应商伟巴斯托(Webasto)在武汉的工厂。据该企业说,“不能排除对全球汽车供应链的影响”,在武汉的这家厂子已经关闭。由于若干职工被确诊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在德国总部的近千名雇员目前“在家工作”。

一家化学康采恩看到了机会:市场对朗盛(Lanxess)的消毒剂Rely+On Virkon的需求增加。朗盛称,这一消毒剂被用来对硬表面和器具作消毒处理,能有效对付冠状病毒,尤其在中国的使用增加。该公司正全力以赴,尽快增加供应。

不过,近期来处于低迷状态的西门子医疗技术公司则不认为对其X射线设备和CT扫描器械的需求会加大。西门子医疗技术工程公司董事长蒙塔格(Bernd Montag)表示,他无意高估短期内在这方面做大生意的可能性,因为,一切还需要时间,而“那病毒来得快,去得也快”。

肯德基(KFC)、百盛中国必胜客(Pizza Hut von Yum China)等速食业连锁店和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目前关门;瑞典时装品牌H&M在中国关闭了约45家分店;牛仔服生产商Levi Strauss关闭了约一半商店。不过,专家们相信,影响最终将是有限的,相关生意现在将主要在网上进行。

和美国竞争对手耐克一样, 德国的体育用品生产商阿迪达斯业暂时关闭了众多商店。此外,该康采恩还会仔细观察特许经营商店的境况。阿迪达斯称,对影响作出估计目前还为时尚早,不过,像球星博格巴(Paul Pogba)2017在香港那样的大型宣传活动现在无论如何是不会办了

汽车专家杜登霍夫(Ferdinand Dudenhöffer)表示,尤其对德国汽车制造商而言,疫情有“巨大经济影响”。大众(Volkswagen)在华33个工厂(本图所示为在新疆的一条试车道)及合资企业暂时歇业至本周末。不过,大众称,已计划的交货不受影响。

在戴姆勒(Daimler)那里(此图所示为迈巴赫车在北京车展上),下周一起,在华生产线将恢复运行。不过,戴姆勒将强化“在家工作”;宝马(BMW)亦预期于下周一重启在沈阳的生产线和销售领域的办公室工作,销售人员们部分时间里将在家工作。

日本汽车生产商本田(Honda)延长关闭其和中国生产商东风合作的武汉汽车工厂期限至2月13日。该公司一名发言人表示,何时恢复开工,尚不清楚,公司方面将遵循地方当局的规定。

疫情将使全球供应链面临越来越大的问题。汽车业是一个好例子。韩国生产商现代本周就将暂停国内生产线,原因:通常在中国生产的配件短缺。分析人士相信,众多企业都会遇到类似问题。

在德国也已可感觉到限制:由于传染危险,在法兰克福举办的国际春季消费品博览会"Ambiente"的参观人数将减少。博览协会一名发言人指出,这从来自中国的航班明显减少中即可得出这一结论。汉莎和其它航空公司中止了飞往大陆中国的航线。

在法兰克福机场已设置了一个用于因冠状病毒而从中国接回的人士的隔离场所。多数从中国来的乘客大都在法兰克福降落(2018年超过100万人次)。与德国对接的中国最重要机场分别位于北京、上海、香港。与武汉的直接往返航班已经停止。

2019年,联邦德国总理默克尔还访问过德国汽车配件供应商伟巴斯托(Webasto)在武汉的工厂。据该企业说,“不能排除对全球汽车供应链的影响”,在武汉的这家厂子已经关闭。由于若干职工被确诊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在德国总部的近千名雇员目前“在家工作”。

一家化学康采恩看到了机会:市场对朗盛(Lanxess)的消毒剂Rely+On Virkon的需求增加。朗盛称,这一消毒剂被用来对硬表面和器具作消毒处理,能有效对付冠状病毒,尤其在中国的使用增加。该公司正全力以赴,尽快增加供应。

不过,近期来处于低迷状态的西门子医疗技术公司则不认为对其X射线设备和CT扫描器械的需求会加大。西门子医疗技术工程公司董事长蒙塔格(Bernd Montag)表示,他无意高估短期内在这方面做大生意的可能性,因为,一切还需要时间,而“那病毒来得快,去得也快”。

肯德基(KFC)、百盛中国必胜客(Pizza Hut von Yum China)等速食业连锁店和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目前关门;瑞典时装品牌H&M在中国关闭了约45家分店;牛仔服生产商Levi Strauss关闭了约一半商店。不过,专家们相信,影响最终将是有限的,相关生意现在将主要在网上进行。

和美国竞争对手耐克一样, 德国的体育用品生产商阿迪达斯业暂时关闭了众多商店。此外,该康采恩还会仔细观察特许经营商店的境况。阿迪达斯称,对影响作出估计目前还为时尚早,不过,像球星博格巴(Paul Pogba)2017在香港那样的大型宣传活动现在无论如何是不会办了

汽车专家杜登霍夫(Ferdinand Dudenhöffer)表示,尤其对德国汽车制造商而言,疫情有“巨大经济影响”。大众(Volkswagen)在华33个工厂(本图所示为在新疆的一条试车道)及合资企业暂时歇业至本周末。不过,大众称,已计划的交货不受影响。

在戴姆勒(Daimler)那里(此图所示为迈巴赫车在北京车展上),下周一起,在华生产线将恢复运行。不过,戴姆勒将强化“在家工作”;宝马(BMW)亦预期于下周一重启在沈阳的生产线和销售领域的办公室工作,销售人员们部分时间里将在家工作。

日本汽车生产商本田(Honda)延长关闭其和中国生产商东风合作的武汉汽车工厂期限至2月13日。该公司一名发言人表示,何时恢复开工,尚不清楚,公司方面将遵循地方当局的规定。

疫情将使全球供应链面临越来越大的问题。汽车业是一个好例子。韩国生产商现代本周就将暂停国内生产线,原因:通常在中国生产的配件短缺。分析人士相信,众多企业都会遇到类似问题。

在德国也已可感觉到限制:由于传染危险,在法兰克福举办的国际春季消费品博览会"Ambiente"的参观人数将减少。博览协会一名发言人指出,这从来自中国的航班明显减少中即可得出这一结论。汉莎和其它航空公司中止了飞往大陆中国的航线。

在法兰克福机场已设置了一个用于因冠状病毒而从中国接回的人士的隔离场所。多数从中国来的乘客大都在法兰克福降落(2018年超过100万人次)。与德国对接的中国最重要机场分别位于北京、上海、香港。与武汉的直接往返航班已经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