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上月在北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讨论了这位中国国家领导人称为“魔鬼”的疫情。

谭德塞博士已被推入一个由此次冠状病毒疫情掀起的巨大漩涡。截至上周五,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已在中国造成3.1万人感染,636人死亡,并已蔓延至其他24个国家。2017年,来自埃塞俄比亚的谭德塞成为了总部位于日内瓦的WHO首位来自非洲的总干事。

此次会面结束后,中国官媒报道,谭德塞博士高度赞赏了中国对此次疫情的应对——这场疫情已成为谭德塞和习近平面对过的最大危机。官媒援引谭德塞的话称:“中方行动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世所罕见,展现出中国速度、中国规模、中国效率……这是中国制度的优势。”

批评人士将他的言论引为WHO向中国专制政权邀宠的证据。包括英国《金融时报》在内的多家媒体都报道了这样的说法:在位于此次疫情中心的武汉市,官员们对疫情报告迟缓,甚至故意瞒报。在批评者看来,可能正是获得谭德塞博士称赞的这个国家对信息进行管控的本能,导致了病毒快速扩散。

然而,许多卫生专家都出来为他辩护,称谭德塞博士公开批评中国也是无济于事。曾担任联合国秘书长特别顾问的戴维•纳巴罗(David Nabarro)表示:“我认为他做得相当不错。”

“他必须与中国人合作……他不能光去批评他们,”在WHO总干事竞选中输给谭德塞博士的纳巴罗说,“谭德塞正竭尽全力让事态好转。”

上周四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谭德塞博士为自己进行了强有力的辩护,称人们不该急于猜测中国之前就知道什么。

“没有人确切知道他们之前是否隐瞒了(任何信息),”他说,并表示,如果他们确实隐瞒了,病毒会更早扩散到邻近的几个国家。“(中国隐瞒疫情的)说法不符合逻辑。急于下结论是不对的。”

他表示,中国应得到“为其量身定制的、有条件的”赞扬。“他们甄别出病原体,并立即分享病毒基因序列,”他说,这帮助其他国家可以快速作出诊断。他们封锁了武汉这样的大城市。“你能不刮目相看吗?他们这样对疫情中心进行围堵,应该感激他们。他们实际上正在保护世界其他地方。”

他还称赞了习近平。“他对(疫情的)了解让我震惊。他正在亲自部署。这是好的领导。”

2005年,在另一位强有力的领导人——埃塞俄比亚前总理梅莱斯•泽纳维(Meles Zenawi)当政期间,谭德塞博士当上了该国的卫生部长。梅莱斯关于“发展型国家”的构想帮助将这个曾经饱受饥荒之苦的国家转变成了非洲最有前途的国家之一。

在梅莱斯当政期间,谭德塞博士先是在提格雷州(Tigray)、后作为卫生部长在埃塞俄比亚大部分地区减少了疟疾、艾滋病、结核病病例以及母婴死亡率。他培训了4万名女性社区卫生工作者,并将医学院毕业生人数增加了9倍。

他表示,自己对基础医疗卫生服务(PHC)的执着信念源自弟弟的去世,当时他7岁,生活在厄立特里亚首都阿斯马拉市(Asmara),父亲是一名士兵。他说:“从那以后,我就一直致力于全民健康覆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