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几次听闻朋友们热血地说,要让中国孩子学习英国贵族的担当,成为社会精英,挑起对国家社稷的重任。我很哭笑不得:英国早就是平民国家,平民主宰,藐视精英,贵族早给边缘化了。这样的现实,国人为何不知?

国人当然不知,因为所有中国很多教科书和报道的灵魂仍是“英国是贵族占主导地位的阶级社会”,“英国平民饱受贵族蒙蔽”,这些无稽之谈随处可见。这种对英国的错误与落后认知需要扭转。

但那时我仍然不敢确认英国贵族影响力已经基本完全从社会舞台全面撤出,直到我发现了早在1990年,耶鲁大学出版社就出版了英国历史学家大卫•康纳汀爵士(Sir David Cannadine)的著作《英国贵族的没落》(Decline and Fall of the British Aristocracy)。结合我的访问与此书,我写下了《隐身阶层:英国“上流社会”》。这篇文章发表后,有一位中国国家媒体记者采访我,她对英国贵族的印象仍然停留在《唐顿庄园》时代。她问:“英国的贵族不是不用工作的吗?”

至于为何中国国内很多人的认识会如此落后,仍然仰视英国贵族与王室,低看平民?在我看来,大致有三个原因。

一是研究经费短缺:国家社会科学经费大多用在研究美国,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一道,被打入欧洲范畴,研究经费较少。